COMPANY DYNAMIC

行业资讯
首页> 行业资讯

新加坡石油巨头轰然倒下,隐瞒8亿美元期货交易损失

在国际油价不断下跌的过程中,又有一家巨头倒下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新加坡石油交易商兴隆集团(Hin Leong)的传奇创始人Lim Oon Kuin之子表示,他隐瞒了在期货交易中积累的约8亿美元损失,这表明该公司的财务亏空比想象的要大得多。上周五,兴隆贸易公司及旗下油轮公司都向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

兴隆贸易有限公司是全球实物燃料油贸易中最大,最秘密的交易商之一。该公司由Lim Oon Kuin于1963年成立,现已成长为亚洲最大的船舶燃料或船用燃料供应商之一,拥有130艘大小不一的油轮,其业务涉及石油贸易,码头和仓储,燃油供应和润滑油制造。

到目前为止,尚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具体原因导致了兴隆集团的困境,新冠病毒疫情引起的油价暴跌和燃料需求骤降可能是导致该公司破产的原因之一。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403.png


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急速恶化,据彭博看到的向一群银行家演示的屏幕截图显示,在截至去年10月31日的财季,兴隆集团公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的资产净值达到45.6亿美元,净利润达到7800万美元。

据彭博公布的数据,本月初,兴隆公司告诉债权人,其总负债达到40.5亿美元,而资产仅为7.14亿美元,留下至少33.4亿美元的亏空。截至2020年4月9日,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没有任何股权。不过,这些数据有待核实。

该公司的石油产品库存只有1.41亿美元,而在2019年10月的审计报表中,该公司宣布的石油产品库存为12.8亿美元。截至2020年4月,该公司账上只有5000万美元现金,而2019年10月为4.61亿美元。

知情人士透露,Lim Oon Kuin的独子Lim Chee Meng表示,他的父亲卖掉了公司相当一部分库存(数百万桶的炼油产品),即使这些库存已经被用作银行贷款的抵押品。

因此,该公司持有的石油库存与向银行承诺的库存之间存在巨大缺口。这可能意味着,向其提供数十亿美元贷款作为担保的银行将蒙受巨额损失。

知情人士称,由于担心该公司偿还债务的能力,至少两家贷款机构冻结了对该公司的短期信贷额度。这对对任何大宗商品贸易商来说基本上等于是判了“死刑”,该公司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目前该公司欠了银行一大笔钱,据悉负债高达38.5亿美元。其中汇丰的敞口最大,为6亿美元,其次是荷兰银行(ABN Amro),为3亿美元,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已向该公司放贷2.4亿美元。新加坡三家本土银行——星展集团(DBS Group)、华侨银行(OCBC Bank)和联合海外银行(United Overseas Bank)拥有6.8亿美元的敞口。

兴隆集团可能正成为今年以来油价暴跌的又一个受害者,这也说明了今年以来油价急剧下跌的影响之深。

每当遇到某类大宗商品暴跌,大贸易商或者生产企业传出银行收贷、流动性收紧、公司裁员等信息时,老交易员们下意识的第一问题就是:他们手上还有多少囤货?

当然,这是一个商业秘密。我们能够看到是,2020年1月1日,国际海事组织开始实施限硫令,全球船舶含硫量上限从以前的3.5%将至0.5%。为应对这个条例,不少市场主流参囤低硫燃料和馏分油。而这一切,正好发生在原油暴跌之前……

 

附新加坡燃油大王林恩强(整理自公开资料):


传奇人物黑白林恩强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427.png



林恩强祖籍福建莆田市秀屿区埭头镇石城村,其父早年在新加坡经商,12岁那年,母亲带着林恩强迁居新加坡,读完中二后林恩强就辍学跟着父亲林和义跑船卖鱼。

但真正引领林恩强踏入石油圈的则是彼时混乱无序,草莽横行的贸易市场。

新加坡是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中心,每天从新加坡经过的大小油轮不计其数,“由于马六甲海峡过往的运输船只众多,当时胆子大的人都会和‘船老大’搞好关系,弄点油卖养家糊口。”

第一次出海时,林恩强年仅18岁。一位熟识林恩强的民间石油人士说,刚入道时林恩强敢闯敢拼,仅两年时间,20岁的林恩强就已经在当地的地下石油走私圈中小有名气。

依靠手里积攒的资金,林恩强开始逐渐盘活并扩大自己的地盘。1963年,林恩强一个人开着油车往返于新加坡的运输公司、郊区电厂、以及建筑工地,为他们提供柴油。精力旺盛的林恩强从与夜幕相伴的“油耗子”变成了“油贩子”,其业务渠道也日渐扩大,并开始招兵买马,购买油槽车,为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地的伐木场、种植园丘、渔船、矿场、工厂以及旅馆等地供应石油产品。而这,也是林恩强掌管的新加坡兴隆集团的前身。

1968年,兴隆集团购入了第一艘100吨油轮——海狮号,这艘油轮也成了兴隆集团走向财富之旅的转折点,而林恩强的黑白人生也由此完成转型。

随后,兴隆集团开始为新加坡过往船只提供船舶加油服务,这一部分业务也让其资产迅速膨胀。在完成公司的框架搭建后,林恩强决定进军国际石油贸易和航运业务,开始逐步购入大型油轮参与石油贸易,并出租油轮供跨国石油公司使用。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430.png



上世纪80年代,兴隆开始进口原油在新加坡进行提炼。至此,多元化的经营以及贸易量的剧增促使林恩强不得不进一步扩充船队,1985年,兴隆第一次自行定制了远洋油轮“海洋公主号”。上世纪80年代末期,兴隆成为新加坡本地仅有的两家持有“核准石油贸易商资格”的本地公司。十年过后,林恩强大手笔购入5艘超级油轮,并定制了19艘特殊油轮,林恩强一手打造的新加坡海洋油轮私营有限公司逐步成为当时新加坡最大的私营船王,仅次于新加坡政府的海皇油轮公司。

1998年,兴隆通过一艘价值1.2亿美元的“EllenMasek”号中东油轮一次性购入46万吨柴油,一举奠定了兴隆在新加坡柴油贸易市场上的霸主地位。 


扩张中国业务


在东南亚石油市场纵横多年的林恩强又似乎不愿将自己的退休日期提前,阔别数十载的家乡——福建正成为他,以及兴隆集团日益“屯兵扎寨”的重要码头。

“在福建投资并不是这一年的决定,在过去的十来年里,兴隆集团与地方政府就进行了多次接洽。”福建当地一家民营石油公司副总经理对本报记者说。


事实上,在决定投资湄洲湾仓储项目之前,林恩强依靠母公司兴隆集团的既有资源就已经将福建拉入了其石油贸易的扩张版图。

1994年,兴隆集团在福建成立了一家名为福兴润滑油的子公司,主要生产车用油、工业用油、船舶用油等产品,而这家福兴润滑油公司的负责人便是早年陪同林恩强走南闯北打江山立下汗马之功的黄学宏。

“黄学宏是福建润滑油协会的副会长,此前跟随林恩强多年,虽然也上了年纪但仍然活跃在圈子里,平时也非常低调。”知情者说。

而相比林恩强此前在福建创立的福兴润滑油公司,真正的大手笔投资则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里。

接近兴隆集团在华子公司的人士说,早在2010年左右,林恩强就开始频繁地往返于新加坡与福建之间,与他相对而坐的除了莆田市的政府要员外,还有来自福建省政府的主要负责人。

“兴隆集团来福建谈了很多次,福建的领导人也多次拜会过兴隆集团,来来回回接触了一两年,最终这个大工程才敲定。”上述人士说。

2011年3月,兴隆集团在湄洲湾先期砸下了50亿人民币,用于建设亚洲规模最大的石油仓储基地,以及福建子公司福兴润滑油公司的新址。这个在当地堪称劈山填海的工程首期规划用地面积达3000多亩,码头吃水深度13米。

项目首期工程兴建的库区基地为60万立方米,此外还包括数个5000吨级至5万吨级不等的码头泊位和一个大型润滑油工厂。

但由于项目规模较大,这一工程仍需等待来自中国监管层的批复。林恩强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他希望在中国的投资能加快进行,并且相信自己的商业判断力。且一旦项目获得批准,兴隆集团也将寻找中国一家大型国有石油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在此之前,中石油就已经联手兴隆集团获得了新加坡环宇仓储35%的股权。

事实上,林恩强以及他掌舵的兴隆集团与中国国家石油公司的合作也正日益紧密,其正计划在新加坡建造一座投资总额高达60-80亿美元的炼厂,并可能与一家中国国有公司进行合作,而这也是林恩强试图介入原油交易行业的关键筹码。

“过去的很多年,国内的贸易客户与兴隆集团往来最多的是山东的地炼,现在与国有公司的合作及地方政府的合作空间正在慢慢扩大,在老爷子的脑袋里,中国市场的潜力太大了。”接近林恩强的“油老板”说。

“未来的几年里,兴隆集团在中国的业务将慢慢扩大,湄洲湾的项目此前也被福建省确定为了省重点项目。”熟知林恩强的人说。